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改写生命密码:诺奖所说的“基因剪刀”究竟是什么?

时间:2022-09-13 23:11:11 | 浏览:434

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史无前例首次同时颁发给两位女科学家——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主任伊曼纽尔·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物化学家詹尼佛·A.杜德娜(Jennifer A. Doud

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史无前例首次同时颁发给两位女科学家——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主任伊曼纽尔·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物化学家詹尼佛·A.杜德娜(Jennifer A. Doudna)。她们因在基因编辑研究领域做出的卓越贡献而获奖。

10月7日,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揭晓,法国科学家伊曼纽尔·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美国科学家詹尼佛·A.杜德娜(Jennifer A. Doudna)获得了这一奖项。

据介绍,夏彭蒂耶和杜德娜利用CRISPR-Cas9“基因剪刀”,以极高的精度编辑了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的DNA。来自诺奖官网的消息显示,这项技术对生命科学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可以帮助研究者开发新的癌症疗法,并使治愈遗传疾病的梦想成为现实。

到底什么是基因编辑?基因编辑之于我们有何种意义?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基因编辑?它拥有着怎样的过去和未来?基因编辑研究的背后又有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在詹尼佛·A.杜德娜和塞缪尔·H.斯坦伯格所著的《破天机:基因编辑的惊人力量》一书中,我们或许可以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这本即将于11月出版中文版的著作中,身为CRISPR技术先驱的杜德娜与亲历者斯坦伯格,回顾了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史,展望了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梳理了相关社会与伦理议题。

以下内容经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原力授权节选自《破天机:基因编辑的惊人力量》,较原文有删节修改,标题为编者所加,非原文所有。

《破天机:基因编辑的惊人力量》,[美]詹尼佛·A.杜德娜、[美]赛缪尔·H.斯坦伯格著,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原力,2020年11月。

作者丨[美]詹尼佛·A.杜德娜 赛缪尔·H.斯坦伯格

摘编丨安也

2009年,第一代基因编辑技术出现了,它依靠的是从黄单胞杆菌里发现的一种新型蛋白质,叫作类转录活化因子(TALEs)。这些蛋白质与锌指核酸酶的构造非常类似:它们都是由多个重复片段组成,每个片段识别特定的DNA序列。区别在于:每个锌指核酸酶的手指识别三个DNA碱基,而每个类转录活化因子的片段可以识别单个DNA碱基。这使得科学家很容易推断出哪个片段识别哪个DNA碱基,于是他们可以重新编辑,使其识别更长的DNA序列。在锌指核酸酶中,这项工作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困难;但在类转录活化因子中,它的确很简单。

研究人员转而探索这种新技术。类转录活化因子的编码序列一经破解,三个实验室就把类转录活化因子与锌指核酸酶的剪切模块融合,创造出了类转录活化因子核酸酶(简称TALENs)。类转录活化因子核酸酶在细胞内引发基因编辑的效果非常惊人,科学家对它做了某些设计上的改进,更方便了它们的构建和使用。

就在人们发现类转录活化因子核酸酶并用于基因编辑不久,最新的(也许是终极的)基因编辑技术出现了。这项技术叫作CRISPR⸺正是在这里,我的故事跟基因编辑的故事衔接了起来。基因编辑技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史,但它马上要进入一个激动人心的新时代。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基因编辑?

科学家可以使用强大的生物技术来修饰活细胞里的DNA,甚至改造这个星球上所有物种的遗传密码。在诸多基因编辑的工具中,最新,也可能是最有效的,当属CRISPR-Cas9(简称为CRISPR)。有了CRISPR,生物体的基因组就变得像文本一样可以被编辑。

只要科学家知道了某个性状的基因,我们就可以利用CRISPR在它的基因组中插入、编辑或删除该基因。这比目前其他任何基因操作技术都更简单有效。

DNA——生命的语言。

科学家利用CRISPR制造出了一种“基因增强版”的小猎犬,它肌肉发达,像是犬类里的施瓦辛格,而科学家改变的只是参与控制肌肉形成的基因的一个碱基对。在另一个例子里,通过抑制猪的身体里对生长激素起反应的基因,研究人员制造出了迷你猪,它大小接近家猫,可以作为宠物出售。科学家也在陕北山羊身上进行了类似的实验,使用CRISPR编辑了它的基因组,同时提高了肌肉含量(这意味着更多的肉)与含毛量(这意味着更多的山羊绒)。通过CRISPR,遗传学家已经把亚洲象改造得越来越象猛犸象,或许有朝一日会复原这种已经灭绝的动物。

与此同时,在植物界,CRISPR也已经被广泛用于改造农作物的基因组。这为农业革命铺好了道路,将进一步显著提高人们的饮食质量,确保世界粮食安全。通过基因编辑,科学家已经制造出了抗病水稻、晚熟番茄、脂肪酸水平更健康的大豆,以及含有更少神经毒素的土豆。在实现这些目标的时候,食品学家并没有依赖杂交技术,而只是稍微调整了植物基因组的少数几个碱基对。

在实验室培养的人类细胞里,这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已经纠正了许多遗传病,包括囊状纤维化、镰状细胞病、某些形式的眼盲、重症复合免疫缺陷等。利用CRISPR,科学家可以从人类DNA的32亿个碱基对中发现,继而更正单个基因突变——这已经很令人惊叹了,但是它还可以完成更复杂的修饰。研究人员已经纠正了杜兴氏肌肉萎缩症患者身上的突变基因,从而治愈了疾病。在一个血友病的案例中,研究人员利用CRISPR对患者身上发生颠倒的50多万个DNA碱基对进行了精确调整。CRISPR也可以用于治疗艾滋,比如,从患者受感染的细胞中切除病毒的DNA,或者编辑患者的DNA,避免更多细胞受到感染。

基因编辑在临床应用上的可能远不止于此。由于CRISPR允许我们精准、直接地进行基因编辑,每一种遗传病——只要我们知道它的突变基因——理论上都可以得到治疗。事实上,医生已经开始使用改造的免疫细胞治疗癌症,这些免疫细胞携带着增强版的基因,可以更好地消灭癌细胞。虽然CRISPR离大规模临床应用还有一段路要走,但它的潜力毋庸置疑:基因编辑有望提供新的治疗方案,甚至挽救生命。

CRISPR技术的影响不止于此,除了治疗疾病,它也可以预防疾病。它简单有效,甚至可以用来修饰人类的生殖细胞系(germline),从而影响后代的遗传信息。不必怀疑,这项技术有朝一日会被用于改造人类的基因组,长久地改变人类的遗传物质,虽然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一天何时到来。

一开始,我认为要把这些讨论留给受过专业生物伦理学训练的人,自己继续投身于火热的生物化学研究。但与此同时,作为这个领域的开拓者之一,我感到有责任参与讨论这个话题:这些技术可能如何被使用,应当如何被使用。尤其是,我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讨论,不仅仅是科研人员和生物伦理学者,也包括其他利益相关群体,包括社会科学家、决策者、宗教领袖、管理人员,以及普罗大众。鉴于这项科技进展会影响到全人类,我们有必要让社会各界人士都参与进来。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了开始这种对话的紧迫性,如果等这些技术已经开始应用了再试图加以约束,恐怕为时已晚。

基因编辑迫使我们直面这个棘手的问题:改造人类遗传物质的界限何在?有人认为,一切形式的遗传改造都是邪恶的,违背了神圣的自然规律,伤害了生命的尊严;另一些人认为,基因组只是“软件”——我们当然可以修改、清理、更新、升级它们,他们更进一步争辩道,让人类受制于有缺陷的遗传信息不仅有违理性,也有悖道德。基于这些考虑,我们倡议禁止在人类胚胎中进行基因编辑,而其他人则提议科学家放下顾虑,勇往直前。

我们不能忽视了基因编辑给我们——特别是对遗传病患者——提供的无比珍贵的医疗机遇。试想,假如有人知道了他/她携带着一份突变版本的HTT基因(这意味着他/她肯定会患上早发性失智症),如果他/她能够提前获得基于CRISPR的治疗,在症状发作之前就剔除突变的DNA,这会免去多少痛苦——而这种治疗手段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因此,虽然我们还在辩论是否应当对生殖细胞进行基因编辑,但我们也很小心地避免让公众对CRISPR产生敌意,甚至反对基因编辑技术的临床应用。

Cas9的功能究竟是什么?

Csn1蛋白质的名字几经演变,最终,在2011年夏天,确定为Cas9。在我追踪Cas9相关研究的时候,虽然它变来变去的名字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我从未怀疑过它的重要性。罗多尔·巴兰高和菲利普·霍瓦特在2007年的研究表明,如果使cas9基因失活,嗜热链球菌抵抗病毒入侵的能力会下降。此外,约西亚娜·加诺和席尔万·莫伊诺发现噬菌体基因组在CRISPR免疫反应过程中被切开之后,又进一步表明,如果使cas9基因失活,CRISPR就不会摧毁病毒的DNA。

与之类似,在埃马纽埃尔(埃马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使用化脓链球菌的实验中,cas9基因失活会导致CRISPR转录出的RNA分子残缺,并降低整体的免疫水平。最终,在2011年秋季,由维尔日尼胡斯·塞尼相克斯实验室和丹尼斯克公司的罗多尔·巴兰高、菲利普·霍瓦特共同完成的研究显示,cas9基因是嗜热链球菌中对于抗病毒反应的一个必需的cas基因。

CRISPR的RNA分子与Cas蛋白质靶向锁定病毒DNA。

随着我对Cas9的了解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意识到Cas9在II类CRISPR免疫反应的DNA摧毁阶段可能扮演了关键角色。起码,在链球菌属里,它是一个必需基因,但是我们有理由认为,II类系统中的每一个关键成分在其他系统里都同样重要。不过,Cas9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我们仍然不清楚。

马丁(捷克博士后科学家马丁·耶奈克,Martin Jinek)、我和埃马纽埃尔,进行了一次Skype网络电话会议,开始商议Cas9实验要采取的策略。安排这次会议颇费周章:埃马纽埃尔当时在瑞典北部的于奥默大学(Umeå University),比美国太平洋时间早了10个小时,而她实验室里领衔CRISPR课题的是克日什托夫·切林斯基(Krzysztof Chylinski),在维也纳大学工作,这是埃马纽埃尔先前的工作机构。总之,这是一个相当国际化的合作团队:一位人在瑞典的法国教授,一个在奥地利的波兰学生,一个德国学生,一个捷克博士后,以及一位在伯克利的美国教授。

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所有人的时间,然后就开始规划实验蓝图。从我们实验室的角度看,最初的目标相当直接:我们需要想办法分析、纯化Cas9蛋白质,这是埃马纽埃尔的实验室无法做到的。有了Cas9在手,我们就可以着手进行生化试验,鉴定Cas9是否如我们推测的那样与CRISPR的RNA分子相互作用,以及它在抗病毒免疫反应中发挥了什么功能。

埃马纽埃尔的博士学生克日什托夫给我们寄来了一个质粒,其中包含了化脓链球菌的cas9基因,然后迈克在马丁的细心帮助下开始蛋白质纯化的工作。首先,迈克把重组的DNA引入了不同类型的大肠杆菌,他系统地测试了几十种不同的条件,来优化Cas9蛋白质表达,这就像园丁筛选不同的土壤和肥料组合,以找出适合新花卉的最优生长条件。其次,迈克测试了纯化出的Cas9蛋白质的稳定性。

有些蛋白质非常娇贵,使用一次之后就“变质”了,往往是因为蛋白质凝聚或者沉淀,会导致试管中的蛋白质溶液变成奶白色;另外一些蛋白质则可以反复冻融,状态依然稳定。我们很幸运⸺Cas9蛋白质很稳定。最后,进行生化实验的时间终于到了。在迈克和马丁纯化、分离Cas9蛋白质的过程中,我们就猜想,这个蛋白质如果具有切割DNA的功能,这可能要依赖于向导RNA。在我们研究过的I类CRISPR系统中,向导RNA与多个Cas蛋白质结合,形成识别和切割DNA的分子复合体。我们设想,Cas9的工作方式可能与此类似。事实上,氨基酸序列分析表明,Cas9蛋白质里可能有两个独立的核酸切割模块,其中至少有一个会切割噬菌体的DNA。

Cas9使用两个RNA分子切割DNA。

迈克在我们实验室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他马上要返回德国,完成博士论文,而且已经订好了机票,但是,迈克和马丁下决心测试纯化的Cas9酶是否可以切割DNA。他们参照埃马纽埃尔在化脓链球菌中的工作,合成出了CRISPR的RNA分子。然后,他们把这些RNA分子与Cas9蛋白质和一些DNA样品混合起来。重要的是,这些DNA样品中有一段序列跟这些RNA配对。

像大多数科学探索一样,这次实验以失败告终。在接触Cas9蛋白质和配对的向导RNA前后,DNA没有任何变化。要么迈克的实验设计不合适,要么Cas9的确没有切割DNA的功能。迈克在实验室组会展示了他的结果,悻悻地返回德国了。这个夏天辛勤的分离、纯化、研究Cas9的工作似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我们跟埃马纽埃尔、克日什托夫的合作进展过程中,马丁开始跟迈克密切合作,并指导他的实验,但马丁也开始寻找教职。面试的时候,他的足迹也遍及世界各地,包括瑞士,他最终接受了苏黎世大学的工作邀请。不过,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在迈克离开的时候,马丁的日程安排稍微不那么紧张了,因此他可以从迈克遗留的问题入手,接手这个课题。他把注意力转向了Cas9,打算解决这个遗留问题:Cas9的功能到底是什么?

迈克和马丁的工作似乎表明了Cas9不能切割DNA,但是,实验本身是否可能有问题呢?这有许多可能,从最无趣的(比如,试管里的蛋白质降解了)到有趣的(比如,我们缺少了该反应必需的一个成分)。为了探索后一种可能,马丁和克日什托夫开始尝试不同的办法来设计检测DNA切割的实验。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很快发现,他俩长大的地方非常接近⸺克日什托夫在波兰境内,而马丁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境内,他们都说波兰语,这极大地方便了他们通过Skype交流,商讨实验。

最终,克日什托夫和马丁进行的实验表明,除了向导RNA,他们还需要第二种RNA,叫作tracrRNA,埃马纽埃尔实验室发现,在化脓链球菌中,tracrRNA对于向导RNA合成是必需的。结果很简单,但我们却非常兴奋:与向导RNA分子里20个碱基完全匹配的DNA被干净地切开了。对照实验表明,这种匹配对于切割是必需的,如同Cas9蛋白质和tracrRNA同样是必需的。

本质上,这些结果以最少的成分模拟了CRISPR免疫反应在细胞内的进程⸺Cas9和两个RNA分子代表了细胞内的分子,而DNA分子代表了噬菌体的基因组。最重要的是,基因组里有20个DNA碱基与向导RNA分子配对,这意味着,向导RNA与DNA的一条链可以通过碱基配对形成双螺旋。这样的DNA-RNA双螺旋可能是Cas9特异性切割DNA的关键之处。

我们无法直接看到DNA被切割,所以需要一种灵敏的检测方法监控试管内的DNA切割反应。一段含有50个碱基对的DNA双螺旋长约17纳米,大致相当于最细的头发丝直径的千分之一。即使是用最强大的显微镜也无法看到它,因此,马丁和克日什托夫采用了核酸研究人员最爱的两种工具:放射性同位素磷和凝胶电泳分析。放射性磷原子可以通过化学反应与DNA分子结合,使DNA在感光胶片上显影,由于DNA带有负电,它在电场中会向正极运动,凝胶中的空隙则起到了筛子的作用,使得DNA可以根据大小在凝胶电泳中得到区分。

如果DNA被Cas9蛋白质切开,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两条带,否则就只有一条带。马丁进一步表明,Cas9蛋白质在向导RNA与DNA匹配的位置把DNA的双链都切开了。重要的是,向导RNA和tracrRNA分子在切割完DNA之后并未发生变化,因此可以被Cas9重复使用。看到这些结果,我们意识到,我们澄清了这个DNA切割机器的几个关键环节,包括化脓链球菌和嗜热链球菌(以及其他含有类似CRISPR系统的细菌)中靶向识别噬菌体序列,进而摧毁噬菌体DNA的分子机制。DNA切割的三个关键成分是Cas9酶、向导RNA和tracrRNA。

Cas9酶究竟如何在RNA的指导下切割DNA?

这些结果令我倍感振奋,但与此同时,这也引出了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为了理解Cas9酶究竟如何在RNA的指导下切割DNA,我们需要精确定位Cas9蛋白质中执行切割功能的区域。为了证明DNA切割的专一性,以及切割依赖于向导RNA与DNA序列的匹配,我们需要逐个碱基地改变DNA序列,并表明当RNA-DNA匹配不够完美的时候,切割就无法进行。要表明向导RNA和tracrRNA是如何工作的,我们需要对这两种分子进行系统的缺失突变,找出真正必需的RNA片段。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马丁和克日什托夫进行了辛苦的工作,但很快,一个清晰的画面逐渐浮现出来。他们发现,Cas9蛋白质会锚定在DNA双螺旋上,撬开DNA双链,使CRISPR的RNA分子与DNA的一条链形成新的双螺旋,然后,Cas9蛋白质使用两个核酸切割模块把DNA的双链同时切开,制造出双链断裂。

事实上,Cas9可以锁定并切割任何与向导RNA配对的DNA序列。打个比方,向导RNA的功能就像GPS可以指导Cas9精确定位到目标区域,即向导RNA和DNA配对的位置。Cas9是一个真正可以操作的核酸酶,我们可以定制设计该RNA分子,使它靶向锁定任何DNA序列。有了包含20个碱基的向导RNA,Cas9可以找到任何与其配对的DNA,并进行切割。

考虑到细菌与病毒在演化过程中鏖战不休,Cas9的功能不难理解。配备了从CRISPR序列中转录出的RNA分子,Cas9可以在噬菌体基因组中轻易地找到与之对应的DNA区域。这是细菌的巡航导弹⸺针对病毒的DNA精确快速地实施打击。

有了马丁和克日什托夫的实验结果,我们就可以着手解决下一个问题了:如果细菌可以用Cas9蛋白质来切割特定的病毒DNA序列,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用Cas9切割其他DNA序列,而不局限于噬菌体?

马丁和我清楚基因编辑领域的进展以及它的潜力,我们也知道锌指核酸酶和TALEN的核酸酶的致命缺点。我们不无惊叹地意识到,我们已经误打误撞发现了一个新系统,它有望超越现有的基因编辑技术。要把这个微小的分子机器变成强大的基因编辑工具,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实验。

目前为止,我们把一个复杂的免疫系统还原成了几个可以分离、修饰并重新组合起来的元件。此外,通过精细的生化试验,我们理解了这些元件的功能,并推断出了其分子机理。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是,确认可以改装Cas9和向导RNA分子来靶向锁定并切割任何DNA序列。这个实验会真正展示出CRISPR的全部威力。这一步⸺改造CRISPR-Cas9分子机器⸺事实上包括了两小步:产生一个想法,再用实验验证它。

首先是要有想法。马丁向来一丝不苟,为了鉴定每一个碱基对功能的影响,他系统地修饰了RNA分子⸺包括用于靶向锁定DNA的向导RNA分子,以及把它和Cas9结合在一起的tracrRNA分子。有了这些知识,马丁和我进行头脑风暴,考虑如何把这两种分子组合到一起。如果我们可以把一个分子的尾巴跟另一个的头部融合起来,制造出杂合的RNA,如果可行,那会大大简化该分子机器,两条RNA分子⸺向导分子(CRISPRRNA)和协助分子(tracrRNA)⸺将合二为一。显然,如果CRISPR要用于基因编辑,简化的系统用途会更广。

基于这个想法,我们设计了实验。我们需要测试这个融合的RNA分子,并鉴定它是否依然可以指导Cas9切割对应的DNA序列。此外,我们的实验还可以回答Cas9蛋白质是否真的可以切割任何DNA序列,而不只是针对噬菌体的基因片段。这时,我们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重大突破,为了尽快完成实验,我们并不想浪费时间寻找那些实验室没有的基因。

于是,出于方便,而不是偏好,我们决定使用一个来自水母的编码绿色荧光蛋白质的基因,即GFP(GFP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的实验室,用于示踪细胞及其蛋白质成分)。马丁在GFP基因里选取了长度为20个碱基的5段区域,并针对性地设计了5种配对的RNA分子。准备好了新的单链RNA分子之后,我们就把它们与Cas9蛋白质以及GFP基因放在同样的DNA切割反应⸺现在,这个酶促反应已经成了常规实验。

CRISPR-Cas9催化的DNA切割是可以调控的。

然后,我们静静地等待着结果。当我们站在实验室的电脑前,马丁跟我细细讲解GFP实验数据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漂亮的凝胶扫描图。果然,所有的GFP基因都在预期的位点被切开了。每一条单链RNA分子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了,在水母的GFP基因里锁定了预期的靶点,与Cas9合作完成了精确切割。

改写生命密码:新技术可以用来编辑任何基因组

我们做到了!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们构建并验证了一项新技术。在锌指核酸酶和TALEN蛋白的研究基础上,这项新技术可以用来编辑基因组⸺任何基因组,而不仅仅是噬菌体。利用细菌的第五种防御系统,我们找到了改写生命密码的办法。

那天晚上,我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脑海中仍然闪现着这些微小分子的图像,它们在翩翩起舞:Cas9和向导RNA在细菌体内盘旋,寻找配对的DNA碱基。忽然,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细菌用这种方式来寻找并摧毁噬菌体,何其精妙!而我们能把这个如此根本的生物学过程改造并用于完全不同的目的,又是何其不可思议!这是一段纯粹的欢乐时光,一段愉快的发现之旅⸺这种感觉,正像是多年之前我在赫姆斯实验室的感受。

2012年6月,埃马纽埃尔和克日什托夫来伯克利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这让马丁和我有机会跟他们再次团聚。说来难以置信,虽然我们的合作进展如此之快,我们的交流基本上都在虚拟世界。经过无数次电话、视频和邮件讨论,我们终于坐在我伯克利的办公室里,为这次短暂但成果丰硕的合作而感到惊叹。

埃马纽埃尔和克日什托夫这次来,是为了参加第五届CRISPR研讨会。这次会议共有来自世界各地二三十位研究人员参加,大多数来自食品科学和微生物学领域,因为当时CRISPR还没有引起更大范围科学同人的关注。从2002年到2012年,这个领域里只有几百篇文献。不过,我们知道,情况很快会发生变化。这次会议可以说恰逢其时。一方面,我们可以跟其他同行交流工作进展;另一方面,过去的几周,工作进展如此迅速,我们的精神高度紧张,我们也需要放松一下。完成了GFP实验,我们决定让这个项目尽快收官,完成一篇研究论文。

在马丁和克日什托夫即将完成实验,异国他乡的合作者启程来伯克利之际,埃马纽埃尔和我就动笔了。我们的论文主要集中于阐释CRISPR在化脓链球菌里对抗病毒的防御机制,但是我们也想指出实验结果的深远影响。在论文的摘要部分,我们特地写了一句话,指出了这种可以切割DNA的酶对于基因编辑的用处。

此外,在文章的结论部分,我们也点明了CRISPR在其他细胞类型中的应用潜力。提及了锌指核酸酶和TALENs之后,我们总结道:“基于Cas9蛋白质和定制RNA,我们开发了一套新的方法,它在基因靶向定位和基因编辑上有极大潜力。”

2012年6月8日,一个明媚的周五,当天下午,我在电脑上正式向《科学》杂志提交了论文。20天后,它在线发表了。

世界从此而不同⸺不仅对我和合作者而言,也不仅仅对生物学领域而言。然而,在那一刻,我昂扬的情绪荡然无存,反倒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我感觉自己好像在电脑前连续坐了好几个星期了,于是站起身来⸺略感到一丝晕眩,踱步走出斯坦利楼。伯克利的校园绿意盎然,楼前圆形水池外的草地上空空荡荡。一个月前,春季学期结束了,往日熙熙攘攘的校园,现在安静得似乎有点不寻常。当然,回头来看,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作者丨[美]詹尼佛·A.杜德娜 赛缪尔·H.斯坦伯格

摘编丨安也

编辑丨罗东

导语部分校对丨刘军

来源:新京报

相关资讯

《生命密码3:瘟疫传》:解读生命密码,寻找与世共存的生存法则

#以书之名#我喜欢看一年四季的变化,特别是空荡荡的树枝开始冒出嫩芽最后长成大叶子的变化,总是能够让我感慨生命的奇迹!有时候我会想,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那一定就是生命吧。不论是一年四季树叶的变化,还是人类从出生到成长,在我看来,这都是属于

生命密码一阶 破解生命密码

点击右上角【关注】打工是最危险的投资,私信回复“生命密码”,赠送您提升个人流年运势和自身的发展方向的资料。【生命密码】课程结合中国古老博大的【易经】和希腊数学家毕得歌拉斯的【数字理论】及西方科技的【统计学】,通过一个人的阳历出生年月日绘出您

名人生命密码揭秘1号性格,生命密码与塔罗星座并列为三大神秘学

生命密码计算方法:阳历出生日例如:1974年7月3日 1+9+7+4+7+3=31 尾数相加3+1=4 4就是生命数如果最后得到的数字为10 则1+0=1 为1号人物性格1号创造与自信1号 好强性格的特征1是阿拉伯数字的起始数字,也是一个

名人生命密码揭秘6号性格,生命密码与塔罗星座并列为三大神秘学

生命密码计算方法:阳历出生日例如:1974年7月3日 1+9+7+4+7+5=33 尾数相加3+3=6 6就是生命数如果最后得到的数字为10 则1+0=1 为1号人物性格6号忠诚远见6号 忠诚的性格特征6号男人是大多数女人所喜欢的,他们非常

名人生命密码揭秘9号性格,生命密码与塔罗星座并列为三大神秘学

生命密码计算方法:阳历出生日例如:2012年7月24日 2+0+1+2+7+2+4=18 尾数相加1+8=9 9就是生命数如果最后得到的数字为10 则1+0=1 为1号人物性格9号正直与智慧9号 成功——活泼豪放型性格9号的人是一个全面型的

名人生命密码揭秘7号性格,生命密码与塔罗星座并列为三大神秘学

生命密码计算方法:阳历出生日例如:1973年7月7日 1+9+7+3+7+7=34 尾数相加3+4=7 7就是生命数如果最后得到的数字为10 则1+0=1 为1号人物性格7号博学坦诚 7号 人缘-世故性格特征7号是世故型性格的人,顾名思义是

名人生命密码揭秘3号性格,生命密码与塔罗星座并列为三大神秘学

3号行动表达生命密码计算方法:阳历出生日例如:1974年7月3日 1+9+7+4+7+3=31 尾数相加3+1=4 4就是生命数如果最后得到的数字为10 则1+0=1 为1号人物性格3号 积极性格的特征数字3代表的含义即是快速及行动。3号人

《生命的密码》:探究生命密码的一生

文丨周国清 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是物竞天择的产物,这在如今已是孩童亦知的公理,然而,其背后隐匿的,却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来人类对生命科学的思考与探索,无数人为此倾尽一生,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只为破译那最原始的生命密码。 本书讲述了中国遗传

人类遗传密码与易经有关?生命密码究竟是不是外星来客

早在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就向世界宣布了他们的重大发现,那就是双螺旋结构的DNA,相信不少人都见过这个拧得像麻花一样的东西,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们认为,只要是生存在地球上的生物,几乎都是由不同的DNA所组成的,其中存储着大量的遗传的秘密,各种

生命密码|离婚密码真有这个说法吗?

最近明星离婚新闻铺天盖地,最喜欢的好几对明星情侣纷纷都离婚了,赵丽颖和冯绍峰,杨幂和刘恺威。特意看到这两对的生命密码,都没有所谓什么离婚密码之类的。如何处理好亲密关系是如此的重要,携手步入婚姻殿堂时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但踏入殿堂后或是一地鸡毛

《生命密码》——你应该了解的生命科学

——华大基因CEO尹烨昨天有位头条好友问我“生命的密码在这本书里?我不信。”的确,生命的密码不在这本书里,而是在这本书所想表达的基因里,生命的密码在基因。正如作者所说,这是一本关于了解基因的科普类书籍,内容浅显,事例熟悉。如果你对基因的了解

探求生命密码:建立生命的动态平衡

建立生命的动态平衡不知是身体适应不了环境,还是环境适应不了身体。其实说这话的人有时真有点无奈!记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清明节前后吃“蒿子粑粑”的时节,结石引起胆囊发炎,那痛的滋味叫我刻骨铭心。由于这个原因,我有幸生来第一次住院。我又不得不在暑

生命密码从基因层次透视生命,回视佛家说凡所有真相皆是虚妄

  人类无论哪个文明都有人要有谦卑修养这样的提法,如果有才高八斗的人士表面认可,内心不服者,请君读《生命密码》这本基因的科谱书。相信你同我一样会心服口服。现代基因已经研究出人是具有23对染色体,基因组为30亿对碱基,基因总量约为22000个

诺奖解析|基因剪刀重写生命密码,推动生命科学革命性变革

澎湃新闻记者 张唯10月7日,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花落两位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发明者:埃曼纽尔·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获奖理由是“开发了

“再造生命”探寻新突破:中国“编写生命密码”将如何改变未来?

新华社北京3月10日电 题:“再造生命”探寻新突破:中国“编写生命密码”将如何改变未来?新华社记者 陈芳、董瑞丰生命可以设计和再造吗?我国科学家利用化学物质成功合成4条人工设计的酿酒酵母染色体,研究结果10日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科学》发表。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墨西哥旅游网ChatGPT聊天机器人特斯拉汽车之家海参养殖技术网庐山旅游攻略防城港白浪滩旅游福建旅游网虎跳峡旅游攻略青岛啤酒A股小程序游戏开发网石钟山游玩攻略西庐寺旅游网今日铜川全屋定制加盟网柳州螺蛳粉官网
数字能量,指的是数字具有一定的能量磁场,西方有关专家研究表明,数字与生命与某种神秘的联系。能量磁场理论认为,万事万物都有能量,都有自己的信息磁场,或称超级波、超级场、信息场、能量场等等。例如,手机号码由不同的数字组成,不同手机号码有不同的能量:领导的能量,赚钱的能量,破财的能量,情乱的能量,凶祸的能量等等。车牌号也是如此。
数字能量研究中心 52275.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