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生命密码(民间故事)

2022-09-13 23:06:01 664

摘要:沈文丽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她的丈夫卓明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公务员,他俩唯一的女儿婷婷已经读大三了,这是一个和谐幸福的三口之家。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健康体检中,沈文丽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击碎了这个家庭的幸...

沈文丽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她的丈夫卓明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公务员,他俩唯一的女儿婷婷已经读大三了,这是一个和谐幸福的三口之家。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健康体检中,沈文丽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击碎了这个家庭的幸福。

沈文丽的病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可是医生没能在中华骨髓库里找到合适的造血干细胞。沈文丽流着泪说:“我的命好苦呀,打小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兄弟姐妹,谁能给我配型呢?”卓明说:“让婷婷试试吧,说不定能配上。”沈文丽说:“你把我的病告诉她了?”卓明说:“她都上大学了,不告诉她,她也会知道的。”

夫妻俩正说着话,婷婷推门走进病室,她拭去妈妈的泪水,说:“妈,您不要担心,我已经把我的基因样本送进了化验室。”沈文丽轻轻地拍拍婷婷说:“好孩子。”

几天后,卓明到化验室取基因配对的结果,工作人员说:“你老婆病情这么重,难道找不到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配型吗?”卓明问:“你什么意思?”工作人员说:“你看看结果,两份基因样本没有血缘关系,这样的配型不是大海捞针吗?”卓明愣住了,傻傻地拿着结果走了。

卓明走进病房,沈文丽问:“怎么样?”卓明说:“这帮混蛋,竟然说你和婷婷没有血缘关系!”沈文丽说:“婷婷怎么会不是我的女儿?你让他们重新检测。”卓明向工作人員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大吃一惊,在请示了领导后,说可以重新检测。

几天后,检测结果出来了。第二天,卓明去取检测报告,工作人员说:“我们上次的检测结果没有错,婷婷跟沈文丽没有血缘关系,我想问一下,你们是否做过试管婴儿?”

卓明打断了工作人员的话:“这不可能!婷婷是我们夫妻俩生的!是我老婆十月怀胎后生出来的!”工作人员说:“那么会不会在孩子出生时抱错了呢?”

卓明拍拍脑袋,低声说:“不可能呀?怎么会这样?”卓明回到病房向老婆说明了情况,沈文丽说:“看来是出生时抱错了孩子,这事不要告诉婷婷。”卓明同意了。

当天中午,卓明为沈文丽准备好午餐时,沈文丽悄悄地离开了病房。卓明带回午餐时,发现沈文丽不在,他连忙拨打她的手机,却发现她的手机落在了病床上。卓明非常担心,沈文丽怎么会突然离开了?

此时的沈文丽正在婷婷出生的那家医院里,她向院长说明了自己与女儿没有血缘关系的情况,提出想查看婷婷出生那天的出生记录,院长非常重视,当即就同意了。沈文丽查看了当日的出生登记,在当天出生的30多个孩子的记录中,有一个叫晓月的女孩的记录引起了她的注意,晓月出生时体长是49厘米,体重是3.5千克,这跟婷婷的出生记录完全一样,沈文丽仔细地看了一眼晓月母亲的姓名,上面写着“黄雅琴”,她不禁愣住了。

卓明正着急地动员亲朋好友四处寻找沈文丽,沈文丽却自己回到了病房。卓明连忙问:“你去哪儿了?把我急坏了。”

沈文丽面无表情地说:“我出去走了走。婷婷的事我心里不舒服,卓明,你跟婷婷做个亲子鉴定吧。我想在临死之前找到我的女儿。”

卓明看着沈文丽,说:“好吧,就做个亲子鉴定,事情总要弄清楚的。”当天下午,卓明背着女儿偷偷地剪了几根她的头发,与自己的基因样本一起送到了化验室进行亲子鉴定。

出亲子鉴定结果的那天,沈文丽坚持要跟卓明一起去取结果,卓明只好答应了。

这一次,工作人员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卓明,一句话也没说就把结果递给了他,沈文丽凑上前看了一眼,两份基因样本鉴定结果是:父女关系!

沈文丽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卓明连忙扶起她,大声呼喊:“醒醒,你怎么了?”沈文丽缓缓地睁开眼睛,说:“黄雅琴,20年了,我还是输给了你!”

卓明轻摇着沈文丽说:“文丽,你说胡话了?”沈文丽断断续续地说:“我没有说胡话,婷婷是你和黄雅琴的女儿,你们在医院里换了两个孩子,所以她有你的基因,与我没有血缘关系,20年了,我的孩子呢?你们把我的孩子弄哪里去了?”

卓明说:“我没有互换两个孩子!我没有!”沈文丽说:“我去医院查过孩子的出生记录,黄雅琴于同一天在同一家医院剖腹产,生下一个女孩,难道这都是巧合吗?”卓明无奈地说:“你相信我好不好?这么多年了,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沈文丽说:“这不怪你,错的是我,这都是报应——”

原来,20年前,卓明、沈文丽、黄雅琴是同一个工厂的工人,沈文丽和黄雅琴住在同一个宿舍,她们俩都喜欢上了卓明,卓明对这两人都有好感,不过他更喜欢黄雅琴。沈文丽打小在孤儿院长大,自卑的内心使她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格,她看着卓明跟黄雅琴在一起,心里格外难受,终于有一天她出了一个坏主意,把黄雅琴赶出了工厂。

有一天晚上,黄雅琴休班,沈文丽便找来一个小痞子,事先悄悄藏在宿舍的床底下。同宿舍的姐妹们下班回到宿舍后,黄雅琴起床开门的一瞬间,这个小痞子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光着膀子跑出了宿舍。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一来,黄雅琴的名声就被毁了,她不得不卷着铺盖离开了工厂。后来,卓明的父母不让他跟黄雅琴交往,沈文丽就趁机把卓明追到手,因此成了家。

卓明把奄奄一息的沈文丽搀扶进病房,沈文丽说:“我就要死了,临死之前我只有一个请求,我想见见我的孩子。”

卓明说:“婷婷就是我们的孩子,一定是哪儿出了岔子!”

沈文丽流着泪说:“你怎么解释,婷婷跟你是父女关系,却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卓明说:“我和黄雅琴没有任何关系,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沈文丽说:“你一定能找到我的孩子,只有她才能救我。”

卓明几经打听,找到黄雅琴的女儿晓月。沈文丽坚持要去见这个女孩,卓明说:“我们可以去看看这个女孩,但不能打扰她的生活。”沈文丽答应了。

那天,晓月去理发店剪发,卓明带着沈文丽也走了进去,沈文丽几次想上前说话,都被卓明制止了,卓明觉得这个孩子既不像自己也不像沈文丽。

他问沈文丽:“你觉得她像我们的孩子吗?”谁知,沈文丽却说:“像,太像了,她应该就是我的女儿。”卓明怕她过于激动,便要拉着她离开。临出门时,沈文丽从地上捡起了从晓月头上剪下的一缕头发,出门后,她笑了笑说:“是不是我的女儿,亲子鉴定一下就可以了。”

这次,沈文丽把自己和卓明的基因样本以及晓月的基因样本同时送去做亲子鉴定。苦苦等到鉴定结果出来时,沈文丽再一次傻了眼,晓月与他们夫妻二人均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这样的鉴定结果,卓明长出了一口气,说:“瞧,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沈文丽再次陷入了困惑:“为什么婷婷没有我的遗传基因呢?”卓明说:“也许还有什么科学未解之谜吧?”正在此时,医生匆匆地走进了病房,他兴奋地说:“沈文丽,中化骨髓库刚刚更新了数据,我们找到一份与你配型合适的造血干细胞。”卓明和沈文丽听后,都高兴极了。

三天后,医科大学的赵教授来到了沈文丽的病房,他就是这次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的捐献者。沈文丽激动地握着赵教授的手说:“谢谢您,赵大哥。”

赵教授笑着说:“不要叫我赵大哥,你应该叫我一声哥才对。我参与了基因配型的过程,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从基因图谱上看,我和你是亲兄妹。”沈文丽愣住了:“这是真的吗?”

赵教授说:“当然是真的,你今年应该是42岁吧?我还知道你右臂上有一个痣。”沈文丽卷起袖子,右臂上果然有一个痣。

赵教授激动地说:“我是你的哥哥,我比你大7岁,就在你出生后不久,咱们的爸爸和妈妈在一起车祸中去世,我被另一户人家领走了,而你被送进了孤儿院。”沈文丽闻言,一把搂住赵教授,叫了一声“哥”,接着便泣不成声。

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沈文丽身体康复得很快。她拉着哥哥的手说:“哥,你是医学教授,还有件事情我不明白,婷婷为什么只有她爸爸的基因,没有我的基因?”

赵教授笑着说:“前几天,卓明已经问过我了,英国《星期日邮报》曾报道,一位美国母亲为了申请社会救济金,进行DNA亲子鉴定测试,不料,测试结果显示她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但她的丈夫却是孩子的父亲。一个人体内可能有两种基因,当然概率非常低,比如异卵双胞胎在发育过程中,其中一个胎儿没有发育成功,他的器官可能留在发育成功的胎儿的体内。不过,目前这种案例很少,如果你想檢测,取卵细胞作为样本与婷婷进行鉴定就会明白了。”

沈文丽听后,摇了摇头,笑着说:“不鉴定了,是亲人总会相聚的,婷婷就是我的乖女儿。”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